与卓越同行,和成功并肩
使卓越的人更睿智,睿智的人厚德载物!

心理咨询,不仅仅是“答疑解惑”

许多人把心理咨询理解成“答疑解惑”,而教科书上把心理咨询定义为“协助”求助者解决心理问题。如果是答疑解惑,那么咨询师就是专家;如果是“协助”,那么求助者才是专家,应该以求助者为中心。于是就出现了公说公有理,婆说婆有理的局面。其实,心理咨询是一组“异质”的活动,引用维特根斯坦的话,就是“家族相似性”,就像一家人,互相之间都有某些方面的相似之处,但很难概括出共同之处,没有一个人具备所有的特征。

心理咨询的理论、方法和流派很多,按“深度”不同可以分为以下几种:

一、解释和指导

就是答疑解惑。求助者遇到一个问题,向咨询师提出来,咨询予以解答。

答疑解惑通常都是一次性的,不需要费太大的力气去建立咨询关系。也许咨询关系已经存在,那就是权威关系。求助者相信咨询师,视咨询师为专家,以为他无所不知,无所不能,像一部百科全书,拥有所有的答案。

正规的心理咨询需要一个过程,从建立咨询关系开始,然后是搜集资料,做出诊断,制定方案,实施方案。然而,大多数心理咨询都不是按这个套路进行的,许多求助者经过一次咨询后就脱落了。有的可能不是脱落,而是问题解决了,不需要再来了。所以,有经验的咨询师都会认真对待这种情况,有意无意地去尝试一次性的心理咨询。实践证明,一次性的心理咨询大有市场。

一次性的心理咨询是非常表面化的,不需要太多的情感投入,求助者也不需要暴露太多的隐私,只要就事论事就可以了。

二、内容分析

如果求助者的问题比较复杂,比较特殊,具有较多的个人色彩,那么,一般的解释和指导就不起作用了,求助者必须把自己的问题尽可能完整地呈现出来,咨询师理论联系实际,对求助者的问题作出个别化的解释,必要的时候还要制定详细而具体的解决方案。

美国的心理咨询有两种基本模式:以艾维为代表的“问题解决”模式和以伊甘为代表的“态度转变”模式。问题解决模式属于内容分析。

内容分析可以很浅,那就是答疑解惑,也可以比较深。早期的精神分析也属于深层的内容分析,重点是挖掘求助者的潜意识和童年创伤,所采用的方法是自由联想、催眠和释梦。

与答疑解惑相比,内容分析涉及到更多的个人隐私,所以需要良好的咨询关系。良好的咨询关系给求助者提供了安全的氛围,使其能够进行自我暴露。

三、过程分析

雅罗姆把咨询会谈分为内容会谈(内容阐述)和过程会谈(过程阐述)。内容会谈是以问题为中心的,就事论事,容易浮于表面;过程会谈把求助者拉到“此时此地”,以主观体验为中心,而不是以问题为中心,因为问题本身并不重要,重要的是个人的主观体验。态度转变模式强调的也是主观体验,态度(包括认知、情感和行为等成份)改变了,问题就不成为问题了。

从某种意义上讲,认知疗法和行为疗法都属于过程分析。认知疗法认为心理障碍不是诱发事件(问题本身)直接引起的,而是不合理的信念引起的,识别不合理信念(负性自动思维和功能失调性假设或适应不良的认知图式),并予以纠正,心理障碍就能得到治愈。行为疗法也不关心问题本身,而是分析行为的前因(诱发因素)的后果(强化物),通过改变前因后果来矫正异常行为。

所以,过程分析把谈话重点放在个体的主观感受上,当一个事件发生时,个体看到了什么、听到了什么、有什么感受、有什么想法、有什么生理反应、如何应对。

雅罗姆认为,一般的人际沟通都属于内容阐述,只涉及内容不涉及过程。在人际沟通中,过程阐述是非常忌讳的,它会引起人际冲突。内容阐述就是就事论事,过程阐述则有人身攻击之嫌。例如,一个人受到了伤害向朋友诉苦,朋友只能跟他谈论别人为什么伤害他、怎么伤害他、别人哪里做的不对、我们应该怎么对付那个人,不能评价朋友对这个事件的看法、情感反应和行为方式,以免让人觉得朋友在这个事件中负有一定的责任。然而,心理咨询必须涉及过程,只有这样才能促进个体的发展,如果只是就事论事,那就不能推广、举一反三。这也是心理咨询和朋友聊天的区别。雅罗姆发现,过程阐述是咨询师的特权。

咨询师不能滥用这种特权,把它带到日常生活中去会引起周围人的反感。

早期的精神分析不局限于内容分析,而是内容分析和过程分析并重。内容分析针对童年经历,如果不把这种经历与现状联系起来,分析就是毫无意义的。然而,涉及到过程分析时,病人会感到很受伤害。许多病人忍受不了这种伤害而退缩、脱落,称精神分析为“血淋淋的野蛮分析”。平心而论,精神分析确实是很残酷的,充满攻击性。所以,设置非常重要。良好的设置可以减少对求助者的伤害,也使求助者对分析中的伤害有一定的免疫力。

四、移情分析

雅罗姆所说的“此时此地”有两层含义,在个别咨询中,仅仅是指过程阐述,而在团体治疗中,类似于精神分析所说的移情。

所谓移情,就是病人过去的情感生活和行为模式在治疗过程中的再现。这时候,治疗师被当成了病人生活中的某个重要人物,病人的认知、情感和行为都投射到治疗师身上和治疗关系中。治疗关系变成了现实的人际关系的缩影,老戏在这里重演。在这个过程中,治疗师通过身体力行,巧妙地改变“剧本”,使故事情节发生微妙的变化,使病人的认知、情感和行为都有所发展,变得更加成熟。

内容分析是意识层面的,只涉及到认知,容易流于“理论交谈”,悟性高的病人可以从中获益,悟性低的病人顶多只是“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”。过程分析涉及到情感和行为,但停留在前意识水平,是在记忆中对过去的经历进行加工,可以非常逼真,但仍然是虚拟的。所谓“设身处地”、“感同身受”,指的就是这种情况。移情分析则是身临其境、身陷其中、身体力行,认知、情感和行为全面投入。打个比方,答疑解惑是给游泳下一个定义,内容分析是解释游泳的好处,过程分析是教人怎么游泳,移情分析是跳到水里去。

弗洛伊德很早就注意到移情分析的重要性,但真正把移情当成精神分析的精髓的是客体关系理论。客体关系理论要求治疗师与病人共舞,而不是站在幕后指挥,做无所不知、无动于衷的导演。


0